妄想君懿

一个懒癌晚期的中二病懵逼。文渣,满屏黑历史。

【业渚】恋爱病(上)【综漫半AU】

·复健
·业渚 一句话奈因
·双向暗恋
·有ooc
·up主paro
我的第一篇业渚|・ω・`)祝大家吃粮开心

---
赤羽业最近诸事不顺。
这个“诸事不顺”是在他玩AVG打不出隐藏结局,录实况说话不顺,给一个快写完的游戏校对时电脑死机,想重启却打翻了咖啡烧坏显卡后才不得不承认的。
但他无论如何不想承认的是,他的霉运是因为没有转发一条推而引起的。
推特上一直有那种转发带来好运的推——业从来不信这种自欺欺人的小把戏,即使同样信奉科学的niconico生主桐人曾发过一个还愿的推,赤羽业也只是跑去嘲笑了一番——他没想到几天后,他也被人@了。
@地球勇者ナオ:希望今年可以更多地玩弄THAR@THARSIS@SAO_Kirito@赤之业火//@twitter搞笑排行榜:转发这张四叶草并@3人说出你的新年愿望,只要心怀诚意一定会实现!
赤羽业的网名就叫做“赤之业火”,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游戏实况主。而@他的人也一样。“地球勇者ナオ”和他所@的三个人经常一起联机打游戏,这次转发这条推也不知道是为了让谁看到什么。业“啧”了一声,没有太在意这件事。
然后接二连三的不顺心就到来了。
我可没听说过不转发就会不幸啊喂。
然而这样想并不能改变业如今做什么做不成什么的现实,他干脆躺倒在地板上,举着手机,用大拇指飞快地滑动着app store的页面寻找有什么可以打发时间的弱智游戏。当他的手指停在fruit Ninja上时,屏幕的最上方突然跳出一条Line消息。
渚:业,现在有空吗:)
赤羽业的目光在那条消息上多停了几秒,然后他腰上发力猛地起身点开Line,手指敲击屏幕的速度快得仿佛出现了残影。
赤之业火:有啊,什么事?
然后他起身拎上随手放在一边的外套,取出玄关旁的柜子里常备着的摄影包,抛下屋子里报废了的电脑和还未收拾的咖啡残渣,义无反顾地甩上了家门。
渚:还是原来的地方,我们的摄影君又抛下我们去和女朋友约会了,麻烦你啦:D
* * *
潮田渚是赤羽业的初中同学。不过在初三的某个事件后,他们两个的关系慢慢开始超过了“同学”——学业上各有所长的朋友,交谈间配合默契的搭档,劲敌本就是用来形容实力相当又相互承认的彼此,放在他们身上好像再恰当不过了。可他们又哪来的“敌”呢?不论是还存有芥蒂时的相敬如宾还是初三以后的熟悉和默契,潮田渚总是笑得温柔,而赤羽业也从未对他露出过自己最尖的利牙。
所谓“敌”,大概只是业自己的心魔。
他对于喜欢上这个同性的自己产生了危机感。
到了高中,渚开始对跳舞产生了兴趣。于是初中那几个不怀好意的同班同学又故技重施,半强迫地让他穿上了女装。洛丽塔水手服女仆装,在长高了不少的渚身上依旧丝毫不显违和。他不再同初中那样扎着和茅野相同的双马尾,但却没有剪去那一头长发,只草草扎了个低马尾,同时被新学校的同学们用“帅气”和“可爱”来形容。
这样的形容词也是他的粉丝们给予他的赞美。在将自己宅舞的视频发上niconico没多久,渚就收获了一批因为他迷一样的性别和强烈的反差萌而喜欢上他的粉丝。他笑着对业说“要是什么时候能有人因为我舞跳得好而喜欢我就好了”继而得到了对方关于他玻璃心的嘲讽,可是却在当天晚上发现自己视频的评论里,小有名气的实况主“赤之业火”回复了一句:真爱,就算你现在还是个渣渣但总有一天会不再只是我一个人的真爱。等着情敌来战!
潮田渚啼笑皆非,回了他一个:quq
他本来以为只是赤羽业一时兴起逗他玩,顺便帮他涨涨人气。但没想到从那次开始,自己的每一个视频下面都会有他的回复,而且遣词用句无不体现出他在换着法子毒舌地夸着自己。
可是这个业啊,怎么就让人讨厌不起来呢?
渚想着,笑弯了眼。
* * *
赤羽业在校门口看见潮田渚时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椚丘高中有很大一部分学生是从她的初中直升的,所以认得出渚的学生不在少数。无论是和他同级的高二学生用一种和原来看E班一样复杂的眼神看着他,还是听闻了他们这些E班“神话”的高一后辈憧憬而又好奇地偷偷瞥他,这些目光就像它们曾给予赤羽业的感觉一样,甚至让他生出了更大的反感——你们为什么,凭什么这样看他?
他明明只有——
“业!”
赤羽业看着抓住自己手臂的潮田渚的手,长呼出一口气。
“怎么了?为什么看到我就发出那么大的杀气啊?”潮田渚笑着,好像有点不解,又好像有点无奈。
业没有作声。他看到渚的耳边有一根没有被梳好的长发,手指不由自主地动了一下,似乎想帮他将其挽到耳后。
“没什么。”他让自己的视线重新和渚的对上,挑起一个被做了无数遍的轻佻笑容,“倒是你,今天怎么突然来找我?”
这次沉默的人换成了足球。他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在看了业好几眼后才支支吾吾地开口:“啊,那个,这周六,我是说明天,我们准备去录制的。但是,嗯,摄影师被他女朋友拉走了,我就是想问一下,你有没有空?”
这一刻,赤羽业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左边的胸腔里满满都是“渚对我撒娇了”的幸福感。
尽管事实和他理解的可能有那么点偏差。
“什么嘛,我还以为是多重要的事要你亲自来找我。”业装作不经意地拍了拍渚的头,“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回去吧。”
赤羽业看着夕阳落在渚明亮的眼睛和他明媚的微笑上,他突然开始唾弃曾经的自己。在自以为世界第一而不可一世的中二病时期,这个人就一直在他的身边,可他怎么从来就没有看到过他是多么好的一个人?
赤羽业从来就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可他不知道的是,潮田渚听着自己的心跳,差一点,就再也不能向前迈出一步。

T.B.C.

评论(3)
热度(26)

© 妄想君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