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君懿

一个懒癌晚期的中二病懵逼。文渣,满屏黑历史。

[ 20150717 ] 第二日:信仰之旅(一日总结)

最近人文行走的每日作业,可能写不到每天的所有经历,之后有时间会把每天的行程整理发在子博上的,然而新高一可能没我想象的那么有空

-----------------------------------
早上迟到了一会儿,才到若瑟堂就听见不绝于耳的祷告声——尽管有个信天主教的舅妈,我却从未主动地寻求信仰的真谛。小时候的我曾跟随舅妈去过一次教堂,但留在我记忆里的只有漂亮却恍惚间记不清的彩色玻璃,炎热的大伏天和安息日时熙熙攘攘聚到教堂的人群,具体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已一概记不清了。在今日以前,我甚至都差点无法记起这样的曾经。神父有些难懂的崇明上海话并不容易分辨,但就是这样的不清不楚反而营造出一种神圣而庄严的气氛。我在这样的环境下,竟开始无言的思考起信仰是什么。那些跪在前方虔诚祈祷的人们和我们必定是不同的。然而缺失的那一角究竟是什么或许更值得深思:是道德标准,人生准则还是一个绝对信任的对象呢?说实话我是佩服那些教徒的,毕竟完全地信任一个从未谋面的“神”,是需要极大的自信的,这也正是为什么我们会说,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是来自对自己的信任缺失。他们是怎么又如何做到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神明呢?尽管这并不是失去生命之类对自己产生伤害的事,但他们的信念依旧使我在敬佩的同时深思,无神论者的我们拥有怎么样的信仰呢?我们真的能做到为了他付出一切吗?
记得讲坛讲到法西斯时曾做过关于信仰的讨论,我至今还愿意坚持那时的观点,即信仰就是人类的一个道德准则。当时樊老师并不太认同类似我这类的观点,但我始终相信,能够使人不顾一切全心付出的东西其实是一种无比强大的执念,也就是为自己所定下的那一条底线。

评论
热度(3)

© 妄想君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