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君懿

一个懒癌晚期的中二病懵逼。文渣,满屏黑历史。

[ 20150719 ] 第四日:抗战与政治风云


我来到讲坛的第一次行走就是关于国歌广场和犹太难民纪念馆的,可惜因为和补课班冲突而草草取消了参加的决定。我来到讲坛的第一次实实在在的行走就是与鲁迅相关的主题,整个二外班中大约有一半的学生都赴了约和夫子一起走过他的每届初三曾经走过的路,感受和他们记忆中相同的或是不同的意气风发、学识渊博和说不尽的上海年华。而今天,我们从国歌广场走起,怀着对犹太难民的同情与悲伤,来到这个鲜少被国人所关注的梅园。
也许是想让我们进一步的协作并自己努力获得有关景点的知识,今天刚一开始就是以小组合作的形式进行——每个志愿者带一个小组帮助讲解。国歌展示馆内并没有十分详细的资料能够做到基本普及,甚至连《义勇军进行曲》所在的电影《风云儿女》的简介都不曾拥有。老师给我们两个组的任务分别是“国歌作为电影歌曲的优秀所在”和“国歌在抗战各个战场上的作用和意义”,并需要我们用具体证据说明。然而这说理中的大部分资料都需要从网络上来寻找。而后所去的犹太难民纪念馆唤起了我关于讲坛从前对于反法西斯战争的回忆——我们那时的主题似乎是“方舟与牢笼”。在展馆里所看到的有关奥斯维辛集中营的触目惊心的照片都印证了那惨无人道的事实,同行的伙伴有不少都说,好难受啊,太难受了。我又想起讲坛的放映活动中观看的《美丽人生》,老人与孩子被毒死的情形在当时已使我内心大呼残忍,却不想事实更为可怕。可那时的德国军官们就像死亡机器,毫无道德观。他们根本已经忘记了是非判断,只相信自己心目中那套违背常理的价值观。
最后还想说一句,夫子多次对我们提及尹奉吉,淞沪会战纪念馆一次,回忆鲁迅一次,今天又一次更深入地走进这个虹口公园爆炸案的现场。可是在嘈杂的虹口公园跳广场舞,唱歌,表演的大妈大爷和其他前来游玩的青少年、成人和儿童,又有多少是知道这个来自韩国的抗日英雄的呢?而虹口公园的梅园所有的讲解牌上只有中文和韩文,虹口公园里的指示牌上唯独梅园用韩文标注,每年到这里来参观的大多是韩国人,这些,又有谁知道呢?

评论
热度(2)

© 妄想君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