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君懿

一个懒癌晚期的中二病懵逼。文渣,满屏黑历史。

【暗杀教室】十年

· 联文写不出来跑来摸鱼

· 一个小脑洞,未来捏造

· 业渚

---------------

赤羽业刚登上最后一节台阶就看到了倚在E班门口等他的人。

及腰的蓝色长发束起一根单马尾,单肩背的运动包被撑得满满的,清秀得难以辨认性别的面容无一不昭示着这个人的与众不同。

他——没错,赤羽业清楚地知道这个人应该用“他”来称呼——正带着蓝牙耳机和谁聊着天。不是小律就是茅野,业心想,可真有耐心啊。

距离随着业的脚步一点点一点点拉近了,近到业可以从对方眼中看见自己带着笑意的倒影,张开嘴用最深情的语调叫他“渚”。

“业君。”潮田渚扬起嘴角。那笑容腼腆、温柔、一如往昔般纯净,就好像岁月并未给这个人带来什么,也什么都没有带走。

“他们大概要抱怨了。”渚用手拢了下头发,“E班的班主任怎么最后一个到呢?”

“浅野学秀的报复,仗着自己是校长就随意差遣人。”业耸了耸肩,继而低头凑到渚的耳边,声音中不由得带了些愉悦,“说谎可不是好习惯哦,渚同学。‘现在’的E班恐怕已经是重重埋伏了吧。”

“那么。”渚也笑了,似乎在期待着什么,“业老师准备怎么办呢?”

业毫不掩饰地大笑出了声,飞快地在渚唇角偷了个吻:“这个十周年同学聚会还真是别出心裁啊。”

是的。离“那个”杀老师的逝去,“那个”E班的崛起,“那届”椚丘中学初三生的毕业已经过去十年了。

而这,也是矶贝悠马创业的第一年,中村莉樱成为外交官的第二年,赤羽业担任E班班主任的第三年,潮田渚兼职杀手的第六年。

赤羽业和潮田渚成为恋人的第八年。


评论
热度(23)

© 妄想君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