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君懿

一个懒癌晚期的中二病懵逼。文渣,满屏黑历史。

【原创】明天(4)

哈哈哈哈我没有断日更诶嘿☆

--------------

埃默尔开始和我讲话了。
这里的“说话”指的是除了日常所需的交流外的闲聊,有时我不经意间的自言自语也会得到他的回应,然后他就会眨眨眼睛无辜地看着我,或者根本连个眼神都不给,好像刚才不是他在回答我的话。
对于这点我是无可奈何的,甚至产生了我是一个照顾一个傲娇的孩子的大人的错觉。当然,这只是我的妄想而已。事实上我们只是两个互相扶持生存的孩子,只能依靠彼此更好地为我们活下去。
这段羁绊开始得毫无理由,却带给我一个同类,一个伙伴,一个无声的支持者。
又在想什么呢?埃默尔看了我一眼。你在想什么呢?
我察觉到,他也有更多的情绪会被我读到了。

我是被喧闹声吵醒的。
在睡梦中最无法控制的是负能的恐惧、惊慌、愤怒的声音,而这些声音如今已响到能将我吵醒,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
我撑起身子迷迷糊糊地想探出身看看发生了什么,但在我有所动作前,身边一只手臂将我的上半身压了下去。
不要!埃默尔的语速很快。会被发现的!
我在他说出时就明白了话中的意思,渐渐从周围人的心声和埃默尔的解释中了解到发生了什么——前不久住到“乐园”的一个成年人的家人找来了,他们称他为“天赐者”,对他辱骂殴打,并与想要维护他的“乐园”居民起了冲突。
我盯着埃默尔的眼睛,他说,不可以克拉丽,不可以。

“其实我很幸福呢。”我突然笑了,轻声开口道。
没等他回答,我继续说:“你看,我住在一个‘乐园’,这里所有的人都是我的家人。随便出门逛逛都能帮到像埃默尔这样温柔体贴又能陪伴我信任我的男孩子,啊没有奇怪的意思哦。”
埃默尔看着我,似乎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似乎又料到了我将要说什么。
“唯一最不幸福的一点,就是成为了一个‘这样的人’啊。”
“我的父母呢,我真的不理解啊,为什么要突然对我改变态度呢?说是神什么的,哪里有什么神呢?”
“我是他们的孩子啊,他们那么对我念叨‘主神保佑’‘宝贝你是上天的使者’什么的,不会很恶心吗?”
“所以我就逃出来了。我不想被当作异类来看待啊,哪种都不想。”
我一直用只有我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不断说着。埃默尔深呼吸了几下,好像想要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说。

评论
热度(3)

© 妄想君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