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君懿

一个懒癌晚期的中二病懵逼。文渣,满屏黑历史。

【原创】明天(2)

1

依旧量很少,我大概每天也只能那么点儿了

小短篇,尽管那么少还是十发左右就能完结

说实话我比昨天多写了30来字,但怎么感觉还没昨天多呢_(:3

-----------

贫民区的治安并不怎么好。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大约算是最好的也不过。

“这里是安全的。”我对埃默尔说,“不介意的话你可以跟着我。”

这里是“乐园”,流浪者的聚集地,无家可归者的庇护所,贫民区最安全的区域。同时也是我现在所居住的地方。

我一路走着边时不时回头看埃默尔,他跟在我身后不紧不慢的走着,好像并没有什么要担心的,如此轻易就相信了我一般,在发现我的目光后还问了一句“怎么”。与之相反的是我自己的紧张情绪,这样主动地接近一个初见的陌生人,即使对方是与我年龄相仿孩子也使我神经紧绷。我忍不住问起了自己,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这样随意地帮助了他真的好吗?

只是现实和责任感不允许我有什么反悔的机会,我同每一个认识的不认识的“乐园”居民打招呼并努力辨识他们的口型作出回应,没有人问跟着我回来的男孩是谁,这是这里人们最基本的尊重,更何况他们并不会为难一个听不见声音的小姑娘。

这就是贫民区啊。

“不。不完全是这样的。”我有些惊讶埃默尔会对我说话,但这也许只是他无心的感想被我听到了。我解释说:“只是‘乐园’比较特殊,其他地方的家庭还是有固定收入的。”

我不能说话。埃默尔突然打断我。有人问起来的话,你可以把我介绍给他们。

“啊……哦,好的。”我嘟囔着回答。

我看不太明白这个男孩。他把自己的心藏得很好,除了交流之外我几乎听不见什么其他的杂音。我不知道他从前经历过什么让他变成这样,可是我觉得这应该不是什么好现象,至少对于这样大的他来说。

乐园东边的边缘,一座废弃的工厂深处,没有父母伴随的孩子们受到所有人的一致优待被安排在这里,我自然也是。我把自己的东西理了理,勉强挤出一小块可供人歇脚的地方,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他笑了笑:“你只能和我挤一挤了,抱歉啊。”

埃默尔却丝毫不在意地直接坐了下来,眯起眼睛对我笑,说谢谢。

我那个时候觉得他笑得可真是好看啊。明明才逃离追击不久,身处于从未到访的落魄之地,怎么会有那么充满希望的笑容呢?


评论
热度(4)

© 妄想君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