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君懿

一个懒癌晚期的中二病懵逼。文渣,满屏黑历史。

【原创】明天(1)

黯哥完结了我高兴qwq说好的《明天》
不长,吃得开心

---------------

第一次见到埃默尔是在我离家的第三天。
不同于畏畏缩缩躲在一边偷偷观察四周情况的我,他穿着与这里格格不入的白衬衫和西裤,从废墟上跳跃攀爬的身影利落果断。然后我看见了从后面追上来的人。一群西装革履的大男人们在贫民区追赶一个堪堪超过他们腰部的男孩的场景不由有些可笑,可是我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他们大概在大声嚷着什么,嘴形夸张,但我什么都听不见。我能听见的只有他们内心不堪入耳的谩骂,还有和那个男孩无意中对上眼神后听见他说的,你听得见吧。
我听见了。
男孩跑得很快,运用了他灵活的体型优势,又借由错综复杂的建筑物废墟掩护,不一会儿便再无法瞧见他的身影。追兵们气急败坏骂骂咧咧地四处散开,我往后缩了缩,确定他们大概并不能看见我后往后退了一步,转身小跑了起来。
没有人比我再熟悉这里的地形了,那个男孩能躲的地方只有那些。
也许是因为在那个瞬间明白了我们是一类人,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帮助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到能够共享那一份心情的人。

世界崩坏了。
那一天,极光贯穿了天空的一隅,黑夜的帷幕破裂成碎片扎进不幸者的胸膛,它们将最可怕的诅咒与最强大的力量赋予不解真相的愚者们,在他们的心底种下绝望的种子,等待时间为养料将其生根发芽。
我们,“天赐者”们,被人们称作奇迹,称作怪物,称作“神的代理”,以一种极为特殊的姿态活着,竭尽全力活下去。
神说要有光,于是,世间迎来了永昼。

我在我的秘密基地里找到了埃默尔。
他大概也没有想到那从外部完全看不出的藏身处里会有别人留下的生活物品,但不知为何他还是没有另择出路,而是呆在那几截横梁下的小空间没有离开。
再次相见时,我面对的就是那样一个冷静地仿佛不是自己在被追赶的他。
但我还是听见了他的恐惧和不安。表面再怎么平静,内心却是不会骗人的。没有人能够骗过我。
“克拉丽贝尔。”于是我自我介绍说,尝试让这个小少爷放下心防。
埃默尔。他说。我叫埃默尔。

评论(4)
热度(13)

© 妄想君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