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君懿

一个懒癌晚期的中二病懵逼。文渣,满屏黑历史。

【生贺】一见钟情

·没有逻辑

·文不对题

·生日快乐 @孙黯。 030用打作文的时间肝完这篇文我也是蛮拼【手动拜拜

顺便我知道我手贱的小伙伴会错意先给你看了于是我只是再发一遍你不用理我_(:3

·定时发

----------------------------------

 秦焕来这里已经一周了。
每天早晨晨跑结束后,他都来到这个街心花园,靠在花坛边休息,听听街坊大妈们侃着谁家又因为房子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谁家的应届考生有多争气,谁家的姑娘刚谈的朋友又崩了。偶尔上去帮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杂活,不多时候便吸引了一众中老年妇女的注意。
可是秦焕的主要目的从来不是积善行德,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在看街角哪儿慈善募捐的志愿者中的哪个人。
于是在一个帮助邻里挂好“社区中青年运动会热烈召开”的条幅的早晨,秦焕被一个面相和善的大妈拉住了。
“小伙子。”她说,“看上了哪家姑娘啊?”
秦焕笑笑不语,心说我看上的可不是姑娘,是个爷们。
大妈见他不答也不逼他,拉着他絮絮叨叨起来。
“你看那个姑娘,那是77号402的,高材生呢,她妈妈老跟我们夸她,说什么以后是要出国发展的。”
秦焕向那里看去,小摊后站这三个人,两男一女,算是他们这个团队中的核心人物,至少秦焕所见的那些时日他们都没有缺过席。长发的女生转过头同个子较矮的那个男生说了句什么,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那个长得最高个儿的,是它们活动的发起人。”大妈抓了抓秦焕的手,好像不满意他并未认真听自己的话,“喏,也是我闺女的男朋友——我闺女,就是前两天都来的那个短发的姑娘,你记得吧?”
秦焕依稀觉得自己有印象,便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装作无心地问道:“那还有剩下的那个呢?”
大妈愣了几秒,似乎没有料到秦焕会开口问她问题,想了半晌不太确定的答道:“是那长发姑娘的男朋友吧?……不对,听我闺女说是那小伙子的女朋友不同意他出来搞活动所以分手了,现在那姑娘在追她?你说说,哎那个女朋友怎么那么无理取闹啊,现在的小青年哦……”
秦焕心想谁和他分手了,继而又想了想发现似乎没有什么问题,说得好像真的挺有道理。

宁静一路小跑过来拍了拍晏舒的肩凑到他耳边说“我看见秦焕和我妈在一块儿”前,晏舒正努力应对着来自“学姐”的好意。虽然宁静来带的并不算是什么好消息,但至少他知道尽管秦焕没怎么让自己离开过他的视线,但也没给他造成过什么麻烦。
“哎宁静。”一旁的高个男生探了探头,“晏舒有人关注着呢,你怎么也不关注关注我。”
长发女生以为是在说自己而乐的想接话时,晏舒从对方眼里读出了“你男友真痴汉哦呵呵”的信息,便抢先一步嘲回去:“小宁静平时关注你还少吗?再秀小心被烧。”
宁静看了眼不远处的秦焕,忍不住在内心吐槽这个人要不要脸,明明最闪瞎别人的是你和你家那位。 
她从晏舒那里听说他有男朋友还是最近的事。
他们的募捐活动还在筹划时,原本犹豫不决是否参加的晏舒有天突然找到她,说是一定会身体力行地支持他们的。仗着他俩原来就不错的交情,宁静节外生枝的问了句为什么。晏舒的脸色便一下子沉了下来:“我对象担心我被美女勾引。”
宁静:=□=
宁静有些无法自己的笑了起来,一会儿又颤抖着问道:“你女朋友什么病啊?”
“不。”晏舒面无表情地说,“更有意思的是我对象是个男的。”
宁静便在这突如其来的冲击下强行接受了这样的事实,以及做好了将来会见到晏舒的奇葩男友的准备。
然而事实的真相远不像宁静所想的那么简单。真相是,秦焕只是在晏舒告诉他学校同学要在假期里上街搞公益后,翻过了一页金融杂志,无心的说了句:“那整个街道的妙龄少女大概都会爱上你的,小心别被勾魂了。”
晏舒:“谢谢我知道我很帅。”
秦焕抬头撇了他一眼,又低下头若无其事的看书:“别太自信啊,上回去秋叶原还是我帮你摆平对你一见钟情的女仆咖啡厅店员的你可别忘了。”
晏舒一下子就炸了,坚定又义正词严的对他保证:“你放心,这次不管什么人我都一定自己搞定,让他们以后不敢再接近我一步。”
然而他回忆了一下与学姐的互动,露出了惨不忍睹的笑容,然后这几天来第一次向秦焕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于是秦焕不慌不忙地上前,对晏舒笑了笑:“媳妇儿,跟我回家不?”
学姐不太淡定地高声道:“你干什么啊,别对我学弟耍流氓啊我警告你!”
秦焕转过头礼貌地示意说:“不好意思,我对你的学弟一见钟情了。”
晏舒也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正好,我也看你挺对眼的。”
然后他们旁若无人地接了个吻,在周围人们几乎是崩溃的目光中,镇定地携手而去。
-fin- 


评论(2)
热度(14)

© 妄想君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