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君懿

一个懒癌晚期的中二病懵逼。文渣,满屏黑历史。

【全职/喰种paro】ひかり

序章(下)        (上)

4、

“邱非。”乔一帆打开玄关处的灯,弯下腰脱鞋,“最近你有好好进食吗?我学校里忙,毕竟再有半年多就要高考了,没什么时间帮你准备食物。兴欣那边现在应该是莫凡在负责吧,你没有再厌食……”

手臂环上了他的腰,腥红色的尾赫缓慢地伸出将两个人的右腿缠绕在一起。乔一帆站在那里,没有丝毫恐惧地任邱非宣泄浓烈的想念。他们并非爱人,但却无法分离的互相依赖。

“邱非。”乔一帆说。他抿着嘴,眼睛亮亮的:“你搬过来住吧。”

他本还想再说些什么的,像“这样我就能亲自为你准备食物了”“反正家里还有地方”“叶修前辈让我照顾你”之类的。可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了。明明只是单纯的“想要在一起”而已,再多的理由,都似乎变成了无中生有的辩白。

哎这是,手机铃声和门铃声同时响了起来。乔一帆忍不住腹诽这时间挑的可真好,只能先让邱非收起赫子回房间,自己深呼吸一次,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是两个青年,稍高个的那个戴着帽子和墨镜,一直轻声嘀咕着什么没有消停,另一个神色是无奈和颇有微辞的,但似乎是因为两人关系亲密而强忍了下来。后者见来人是与自己差不多年岁的少年也稍怔了一下,随后便礼貌点头道:“你好,我们是新搬来的,租住在你们隔壁。”

乔一帆忙道你好你好,一边心想这么礼貌的人可真少见,就听见对方赔着笑说:“请问你家里有退烧药吗?随行的小孩子发了烧不肯去医院,有什么办法没有?”

乔一帆一听是这么回事,便去屋内取了药来。青年看能解决,终于放下心似的笑了:“谢谢,谢谢!我叫蓝河,以后请多关照了。”

乔一帆也报上名字。两人又说了几句便告别了,乔一帆这才想起另一个人未曾介绍过自己。但他也没有多想,只当是对方疏忽忘了,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再去问罢。

进了卧室乔一帆就被邱非叫住了,坐在他床上的少年指了指手机屏幕,脸色平静:“这个天天给你发‘么么哒030’的认人是谁啊?”

“哦,那个是戴妍琦,一个6岁的喰种小姑娘,上次沐橙姐救了她之后我和她约好让她每天发一条短信来报平安的。”乔一帆将邱非的包从床上拿起摆到桌边,“你也想每天给我发短信啊?发什么好呢?”

邱非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摇摇头笑出了声:“不了,接下来每天都能见到,发什么短信。”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偷偷抬眼看乔一帆。那边的少年也同样看着他,眼睛里满满是幸福的光亮。

邱飞相信在那一个瞬间,他看见了天使。

5、

带着无指手套扎个小辫的男子不满地拉开易拉罐猛灌了一口可乐,然后随手将饮料放在搭档手上,朝不远处那个男子的背影喊道:“喻队,虽然我们都心知肚明你特地让我们来和你一起执行任务是怎么回事,但你都把CCG最精锐的队伍之一给叫出来了,不拿出点成绩也不行你说是吧?”

喻文州握着手机转过头无奈的笑着将食指竖在唇前:“张佳乐,既然你清楚,那就别在少天给我打电话时在一旁嚷嚷,心累。”

电话里的人又说了句什么,喻文州笑着应了声,看了眼孙哲平指了指张佳乐,随后才出声道:“少天,想我了吗?”

孙哲平会意地一把捂住搭档的嘴以防他吐槽,和一旁的周泽楷对视了一眼,咧开嘴轻声说:“别打扰喻队了,我们去外面坐会?”

6、

“呜啊啊啊啊,呜,肖哥哥,肖、哥哥,呜……”

小小的女孩子抱着双膝坐在小巷里大声哭泣,血漫到了她的脚边,将鞋侧染上一朵鲜红的血花。她打开手机,抽泣着按下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手指颤抖着按下通话键。

7、

兴欣的点门被打开了,无所事事而坐在门边的叶修抬头,有些发怔地挑了下眉。

“叶老板。”青年有些别扭着不去看他,“还真是……好久不见啊。”

8、

苏沐橙敲开红木的店门,回头张望了一下才将门带上,看着屋内的一男一女,神情凝重:“上次的消息是没有错。还有……我决定了,我会暗中帮助你们的。”

9、

“轰”的一声雷响,紧跟着大雨便倾泻而下,“哗哗”声不绝于耳。乔一帆有些担忧地关上窗,盯着压抑的天空,似乎有一些怔忪。

电话铃响了。

-T·B·C·-

---------------------------

序章结束啦~~

大家都猜得出谁是谁吗?沐沐去见的两个人是谁呢?小蓝是人是鬼(x?

都来猜猜看嘛

上面有说后者见来人是与自己差不多年岁的少年,其实小蓝和一帆还是有点年龄差的,小蓝是大学生一帆高中生这样

邱乔二人现在还不是恋人啊,因为一帆是小邱非唯一的人类朋友所以会很依赖的关系吧(此处有伏笔

因为博主初三了所以直到中考完都不会更了(尼奏凯,不过还是会继续写的(手稿),明年暑假再见吧(挥挥

有空的话可能会来剧透一些人的身份之类的


评论(6)
热度(36)

© 妄想君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