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君懿

一个懒癌晚期的中二病懵逼。文渣,满屏黑历史。

【轰爆】For the Future(2)

【轰爆】For the Future(2)

·轰爆已交往前提,轰失忆设定

·我流轰,我流咔,ooc可能

(1)


等回过神来,轰又一次坐在了自己房间里。

A班的同学们超出他预计地热情。切岛忙着列出了他可能印象深刻的事件说可以一个个尝试。听说轰已经看过一部分的体育祭录像后,芦户也跟着提议说不如晚饭后大家在宿舍中庭一起进行放映会吧。

这个提议获得了一致地通过。除了爆豪同以往一样说着无聊径直离开了之外,大家拉着轰一起兴冲冲地聚在了中庭。

班上的大家讨论着体育祭时自己和他人的表现,怀念着不久的过去的奋斗,时不时向轰解释几句。轰也只能认真地听着,找不到机会和绿谷搭话,去问他第三轮时那几句话的事情。

然后,等到集体活动结束后的现在,轰一个人在房间内陷入了沉思。

A班有很多人都很强,不仅仅是战斗实力上的强大,还有曾经——现在的他所没有的内心的强大。绿谷的那番话在他最执着于获胜的战斗中给了他直接的冲击,但是,作为旁观者去看这整个体育祭,他可以肯定他看到了许多当时的他不曾注意到的东西。

思考和观察。就像13号所说,这正是长久以来他追求力量的过程中所忽视的,再重要不过的事了。

 

“咔”。

轰一愣,转头向门的方向看去。

爆豪穿着一件轰很眼熟的衣服,也一副愣住的表情:“咦!?你怎么……”他探出头反复看了看,然后不爽地咋舌,“……五楼吗该死!”

轰从思考中被打断,一时间并不想理他。

然而爆豪不知道为什么就生气了。他抵着轰房间的门框似乎不打算离开:“虽然走错楼层的是我,但是我说你啊,应该刚刚看完体育祭的录像吧。对于总决赛的对手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说什么?”轰觉得他根本是无理取闹,但不知道为何隐约觉得这个场景有点熟悉,“没有对你用火真是对不起……吗?”

“哈?谁要你的道歉啊自大狂。”爆豪想上前一步,但似乎是觉得随意走进别人的房间不太合适,生生停住了脚步,“我才不管你失忆还是什么你给我听好了,我一点都不想在这种没意义的事情上为你这种人操心,所以你要是想证明你比我强的话就别瞎困扰给我快点想起来!”

轰突然想起刚才放映会上,最后总决赛到了尾声,他忍不住问绿谷:“我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才和爆豪结仇的?”

“结,结仇!?”绿谷震惊地猛地回头看他,“不……我觉得小胜和轰同学的关系应该还挺不错的?”

轰觉得奇怪,就直接问了出来:“但是昨天他就很不爽我,今天也只有他一个人没有来放映会。”

“小胜本来就挺独来独往的。”绿谷有些尴尬地笑笑,看了眼屏幕上因为暴走而被捆在领奖台上的爆豪,“至于昨天,我倒觉得那可能是小胜对轰同学的关心吧。毕竟他不太会表达自己的好意,所以轰同学才会觉得他不爽吧。”

所以刚才这听起来像是挑衅一样的话也同样是关心吗?

“爆豪。”轰突然出声。他觉得这一声呼唤并不是出于他的本意,而是哪里来的神秘的力量的指使。尽管他本人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鬼神,但没有什么其他可以用来解释现下他的荒唐行为了。

“你有没有空教我一下今天布置的作业?”

“你傻吗?怎么这么麻烦……”

爆豪挠了挠头发,嘴上发着牢骚,脚下还是乖乖走进了轰的房间,随手带上了门,向他走去。

 

丽日躺在床上,捧着手机来回滚了几圈,最终还是忍不住自己内心的煎熬,往她、绿谷和饭田三人的line小组里发了条讯息。

丽日:我还是好在意啊啊啊!!

她才发出没多久,另外两人的消息就紧跟着来了。

绿谷:轰同学的事吗……

饭田:确实很令人在意啊……但这是别人的私事,过分关心不太好吧?

丽日从床上弹起上半身,快速打字。

丽日:可是!万一轰同学印象最深的事是和他的那一位一起做的……表白什么的……kiss什么的……那我们思考的方向不是都错了吗??

绿谷:啊……确实有这种可能性……

丽日:所以那个普通科的女生到底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轰同学在拒绝她的时候还说了他有恋人的事啊!!!

 

“这里都听懂了吧?”

轰看了看爆豪用笔点着的地方,微微点头,然后迅速算出了答案。爆豪也去看轰做的过程,接着便不乐意了:“你这不是做的比我说的还标准吗?”

轰刚想解释这和他已知的知识点有关联所以不难想到。但话还没出口,他又瞥到了爆豪穿着的那件衣服,突然意识到了到底是哪里眼熟。

“爆豪。”轰这下更加迷茫了。这种迷茫不是因为找不到自己的所在,而是因为爆豪胜己和他莫名其妙的联系。他忍不住开口打断爆豪关于自己注意力不集中的嘲讽:“为什么我衣柜里有一件和你一模一样的衣服?”

爆豪一下子闭上了嘴。他盯着轰看了几秒,两人都面无表情,像是在较着劲一般。最后爆豪双手撑在榻榻米上,挑了挑眉毛问他:“你以为是为什么?”

“……因为我们关系好到你到我房间来留宿,但衣服忘记拿回去了?”

“也没有别的原因了吧。”爆豪耸肩,转眼去看作业的下一道题。

“我们的关系原来有这么好吗……”

“你什么意思啊!”爆豪通过余光恶狠狠地瞪他,“不要以为你是帅哥我就不敢打你的脸。”

“也不要以为你失忆了就可以为所欲为。”爆豪不等他接话就自顾自地说道,“我会盯住你这个混蛋的,你要是不快点好起来就走着瞧吧。”

“‘盯住’吗……”轰叹了口气,“那还真是谢谢啊。”

 

恋人吗?

轰分出一点点心思想着这个难题。

未来的自己喜欢上的是个这样的人。

他很强。尽管没有亲身体会过,但光从体育祭的录像就能感受到那样爆炸性的震撼。但是那个录像中的爆豪又和他接触到的这个不一样。这个在他左手边为他讲题的少年其实没有他偶尔表现出的那样不耐烦,一定要说的话,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失忆让他感到了不适。他会特别注意到一些讲解的细节,但从来不担心自己听不懂,反而会因为自己解题的思路优于他而生闷气。

这么细心的人怎么会因为“忘记了”这样的原因把私人物品留在别人房间呢?除非那种关系已经侵入了对方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才会不介意将自己的所有都与对方分享。

这到底算不算一个好消息,轰并不能确定。但是他能肯定的是,秘密总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不是吗?

-tbc

 

 

咔开门那里轰觉得眼熟是因为与体育祭咔走错休息室高度重合了www

最后的“秘密总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既指轰爆在一起事实,又指轰已经猜到咔和他是一对但是不打算和咔说(好坏哦

越写越少了没问题吗你??总之希望大家还看的喜欢……


评论(7)
热度(81)

© 妄想君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