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君懿

一个懒癌晚期的中二病懵逼。文渣,满屏黑历史。

【安卡】till the Dawn

【安卡】till the Dawn

·还债(。) @等待世界末日的吃土少年chris 姑娘的点文

·吸血鬼paro,有私设

·年龄操作,卡20安24

 

畅销小说作者“最后的骑士”,在近几年收获了极大的关注。

虽然起了这样潇洒的笔名,“最后的骑士”的著作与传统意义上的骑士幻想小说没有半点关系。正相反,他是以描写吸血鬼的浪漫爱情小说闻名的。

与吸血鬼相关的小说从来不曾少过,但“最后的骑士”笔下的故事最具特色的一点,是关于吸血鬼日常生活的描写——不同于主流的关于吸血鬼的想象,“最后的骑士”描绘了许多与众不同的细节,更是在某种意义上开启了吸血鬼小说的新潮流。

“最后的骑士”对于吸血鬼事无巨细的描写,导致“作者本人是吸血鬼吧”的猜想从未停止,甚至还有读者在签售会上向“最后的骑士”本人问出这样的问题。当然,回答是否定的。可是即便如此,这样的观点依旧层出不穷。

最大的原因之一,是这位作者曾开玩笑般地说自己是夜晚的生物。

依旧是深夜时分,“最后的骑士”公寓的窗户如往常一般亮着。

至于为什么,这答案有点过分简单了。

“快到截稿期了啊。”安迷修打下一行字,回头看了看窝在沙发上看小说的卡米尔,“卡……你什么时候把这本翻出来的啊!?”

卡米尔从书中抬起头:“我很喜欢这本。”

安迷修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只好没办法地叹了一口气,有点不好意思地重新转过头盯着电脑屏幕,但一时间却没法集中精神了。

卡米尔手中的那本是安迷修的成名作。尽管他一直认为这可以算得上他的黑历史,卡米尔却对它情有独钟。

因为那写的是安迷修和卡米尔的爱情故事。

就像另一个很多人提出过的猜想,“最后的骑士”有一个吸血鬼爱人。

 

卡米尔是在两年半之前遇见安迷修的。那时候安迷修还没有达成他“靠写作为生”的梦想,只能白天写稿子,尝试四处投稿。到了晚上在酒吧兼职调酒师——一项他因为很帅而学习的技能。

他兼职的酒吧鱼龙混杂。安迷修本来不想选择这样一个地方,但是在老板承诺给他较高的报酬后他还是留了下来。不仅仅是为了维持生计,还有观察人生百态用作写作素材的意思。老板听说新来的伙计还有个作家梦想后,毫不留情地嘲笑了他一番,末了拍了拍他的肩,意味深长地说,好好加油干吧。

没想到他不只看到了人生百态,还看到了吸血鬼。

作为酒吧的驻唱,“雷狮海盗团”和安迷修并没有什么太多交集。安迷修看不惯雷狮的目中无人,雷狮只觉得安迷修的“洁身自好”虚伪得可怜。一来二去,这梁子就算结下了。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酒吧里都流行下注:雷狮和安迷修什么时候打起来。

但是他们却失望地发现,那两方都维持着微妙的平衡,互不干涉地和平共处起来。

雷狮喜欢在唱完后找人拼酒,那个时候卡米尔就会坐在吧台边,拿出自己带来的甜点,小口地吃着。有人挑衅说雷狮的弟弟是个乖宝宝,卡米尔便慢条斯理地吃完了面前的蛋糕,然后走进人群找到了刚才出声的那个人,毫不拖泥带水地把他打趴下了。雷狮一根手指的忙都没帮,站在一旁骄傲地吹口哨。

卡米尔打完后重新坐回原位,敲了敲桌面示意安迷修:“你的蛋糕很好吃。”

“你喜欢就好。”安迷修觉得脸有点烫。

他每天看下来不知不觉就记住了卡米尔喜欢的口味,今天来的路上碰巧看见家附近的蛋糕店有这个口味的新品,便鬼使神差地买了下来。等看到坐在他固定位置的少年后,就破罐子破摔地将蛋糕送了出去。

安迷修想逃离这个尴尬的氛围,没想到他才一有动作,卡米尔突然向前倾了倾身子拽住他的袖子:“明天我会唱歌,你……会认真听的吧。”

他没有用疑问句。安迷修便也定了定心神,开口道:“那,如果我再给你带蛋糕的话,你也不会拒绝的吧。”

卡米尔坐了回去,抬头对他笑了笑。

那个笑就像是他们的约定一般,成为了两人之间心照不宣的小秘密。

 

“卡……”安迷修才刚揉了揉眼睛,卡米尔就将他想要的眼药水放进了他手里。安迷修仰着头和卡米尔接了个吻,边滴眼药水边问道:“你在这里站了很久了吗?”

“也没有。”卡米尔接过他手里的眼药水瓶,“看你写小说很有趣。”

“只有你这么觉得。”安迷修笑他,但又觉得高兴。

“不……”卡米尔又亲了亲他的脸,“你写小说时的表情,很像你看我时候。”

这话太让人不好意思了。安迷修只好假装自己没有心跳加速,摆出一副情圣的样子深情款款地说因为我想着你啊。但是卡米尔直视着他的眼睛更加深情到让人沉沦,他抵着他的额头,在他的唇边说,我知道的,我喜欢你这样。

“停一下。”安迷修握着他的肩膀把他推开一些,“你今天太可爱了,我有点招架不住。”

他好像听到卡米尔笑了,可是定睛看去他又是刚才那副样子,笑和喜欢都在眼睛里,表情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你好好写吧。”卡米尔从安迷修手里挣出来,举了举手上的书,“我去看我们的爱情了。”

安迷修瞟了一眼自己黑历史的封面,然后指了指自己:“你的爱情明明就在这里。”

“我的爱情好像要赶稿。”卡米尔翻开了书,“所以他的爱情就不去打扰他了。”

安迷修背对着他的爱情,笑得像个傻瓜。

 

卡米尔唱歌的声音很好听。至少对安迷修来说,同样是略微沙哑的音色,比起雷狮的鬼哭狼嚎,卡米尔的声音里有着略带青涩的少年感,像羽毛扫过他的心上,痒痒的。

卡米尔并不是经常跟着“雷狮海盗团”的其他成员一起表演,更多的时候,他只是坐在自己那个不变的位置上,慢吞吞地吃着安迷修给他带的蛋糕,偶尔给在一旁疯的雷狮分一个眼神。他也不时常和安迷修搭话,但是安迷修总觉得他们之间有一种奇妙的联系,并且笃定地觉得,这不是他的一厢情愿。

他的写作生涯也在一点一点地明朗起来。前不久投稿过的一家出版社联系了他,对方的编辑挑剔地点评了一番他的稿件,最后才松口说,他的文笔还是足够的,就是骑士道这样的核心太老套了,就算是充满了幻想的小姑娘也没有人会喜欢的。如果他能够在给出的截稿日前上交一篇像样一点的小说的话,就给他一个机会。

安迷修欢天喜地,趁着休息日给自己第一次手工制作的蛋糕做好了精美的包装,打算用美食讨好一下那个总是在自己心上跳舞的嗓音的主人,再试探一下他的真心。

但是那个晚上卡米尔没有出现。“雷狮海盗团”依旧如约出演,只有卡米尔不在。安迷修忍下了去找雷狮的冲动,生怕自己和对方话不投机讲着讲着就要动手。

可不能便宜了那些下注的人。安迷修又往雷狮那里看了一眼,心想着再等等吧,可能他有什么事呢。

整个一周卡米尔都没出现。

安迷修开始后悔没有在一开始就揪住雷狮不放了。因为到了第二周,“雷狮海盗团”干脆也消失不见了。

酒吧的老板经不住安迷修的死缠烂打,最后还是不情愿地把雷狮的手机号给了他。

通话接通之后,雷狮听见他的声音先是冷笑了一声,然后不等他说出什么,就抢先问道:“给你一道送命题。如果你不死卡米尔就会去死的话,你愿意为他献上你微不足道的生命吗?”

安迷修想追问发生了什么,可是他突然意识到雷狮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而这个问题的主角又是自己无论如何都放心不下的另一个人。

于是他正了神色,也认真的给对方答案:“我会努力找到可以让我们两个人一起活下去的办法。”

雷狮听上去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但还是给他报了个地址。安迷修赶到那里后,猝不及防地被躲在暗处的雷狮打了一顿。打过瘾之后,雷狮才丢下一句“你要是敢离开他我就杀了你”走远了。

安迷修一头雾水,但想到这事关于卡米尔他就不敢耽搁,拧开了未上锁的房门冲了进去。

 

卡米尔看着书本的最后几页,在安迷修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微笑。

“你把我写的太好了。”

“嗯?是吗?可是你本来就最好了啊。”安迷修抓紧时间打下最后的字句再做逐一的检查。

“我当时可没有这么圣母地拒绝你。送上门的甜点谁会不要。”

安迷修保存好文档,转过身去,正好和卡米尔对上视线。

“都说是黑历史嘛……”几秒后安迷修败下阵来,走过去抽走卡米尔手中的书,“睡觉吧,陪我睡会儿。”

卡米尔看着他的背影勾起嘴角。可是没想到安迷修只走了几步突然转过身,一下子让他的笑颜无处可逃。

“太坏了,都不让我看你笑。”安迷修重新回到他的身边,一条腿跪在沙发上去亲他的嘴角。

“……你在害羞什么。”卡米尔忍不住叹气。

“是你太可爱了。”安迷修忍不住埋头在他的肩上,深吸了一口气。

他偏过头,看见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的清澈的晨光。

“啊,天亮了。”

 

【卡蜜儿拽住他衬衫的袖口不松手,嘴里却喊着他走,要他离远一点。

“你会被我吸血的……”她喘着气说,“然后你会嫌弃我,厌恶我,再也不靠近我。”

“那你更应该好好活着!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这样……”安言手足无措。他一时间都意识不到自己说了些什么,满脑子都是要救救眼前的自己的心上人。

“半吸血鬼……可以食用人类的食物,但是维持生命必须要摄入血液。”卡蜜儿别过头,但丝毫不能掩饰她通红的眼角,“我以为只吃你给我的……可以让我离你更近一点的。”

安言心都快碎了。他凑上前去亲女孩的额头,苦笑着想,让少女哭泣可不是绅士的行为啊。

“让我离你更近一点吧。”安言说,“在生者的道路上,让我离你更近一点吧。”

他吻住了少女,任凭锋利的獠牙刺进他的下嘴唇,让他们通过血与爱情,更近了一步。】

 

-end


最后那段算是现实中安卡的矫情版(

当中那段有暗示安哥成名作的书名就叫《我们的爱情》,所以卡卡才会那么调侃

总觉得有点ooc了……希望能喜欢就好

评论(6)
热度(60)

© 妄想君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