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君懿

一个懒癌晚期的中二病懵逼。文渣,满屏黑历史。

星与勇敢者的歌(一)

*es(偶像梦幻祭)paro的安卡
*我流卡卡,我流雷狮
*私设如山




1、
学期开始不久,卡米尔就已经听遍了有关凹凸学院偶像部的各种传言——一位高二的学姐似乎对他的前桌很感兴趣,经常在课间跑来找他聊天。卡米尔也就连带听了不少八卦。
选择进入这所学校的这个特殊的“偶像科”,卡米尔没有经过太多的思考。他向来不会对自己的决定过多犹疑。但这究竟会给他带来什么,卡米尔如今也不是很确定了。
因为凹凸学院,与他想象中的这里,或是雷狮口中描述过的那个,都有着太多的不同。

这是开学后的第四周。
新生们渐渐适应了偶像科的学习与生活环境,也是时候该选择一个组合,作为自己这三年中的归属加入其中了。不少一年级们兴致勃勃地讨论着各个组合的风格与自己的倾向;还有一些早就与二三年级的前辈们相识,决定好了去处。卡米尔就毫无疑问地,加入了他大哥雷狮的组合,Pirates。
前桌金也有熟识的人担任组合的队长,一开始就定下了加入的目标。但听闻这个消息之后,还是夸张地感叹道:“卡米尔,那是Pirates诶!!”
卡米尔压了压帽檐,假装自己没有听见他第十一遍重复这样的一句话。

组合的入队,按理说是有考核的。但雷狮不管不顾,任凭卡米尔刷脸走进Pirates成员常驻的轻音部部室,一挥手就在他的申请表上签了字。签完字雷狮还不过瘾,草率地发表了接下来的行动安排:Pirates成员全体,一起去给卡米尔涨威风。
卡米尔一时有些无措,脑筋转了好几圈都没想出能够制止对方这么做的方法。
雷狮算是他的大半个长辈,虽然这个长辈自己也根本没有长大。
那应该是对他来说很重要的遇见,但他已记不清自己是几岁的时候第一次被雷狮牵住手。
到后来,从一直牵着手到不用牵手也能跟上对方的步伐,他的大哥始终像一柄利剑,肆意地向着自己的前路,却能让他一直安然地随行。
就比如在所有人都无视这个被接回家私生子时,大声宣告说“谁敢看不起我雷狮的弟弟”。
所以卡米尔喜欢了听从雷狮的安排,也习惯了在这样做的同时为他考虑好所有的后路。
所以像这样可有可无,但又不巧违背了他一贯的低调的举动,卡米尔一时就不知该怎么拒绝。
他沉默了片刻,还是出口婉拒了。
雷狮歪了歪头,问他的队员帕洛斯:“你刚刚有听见什么吗?”
帕洛斯笑眯眯地看了一眼盯着他的卡米尔:“嗯?有吗?”
“咦?可是刚刚卡米尔不是说……”
“闭嘴帕洛斯,去一年级教室了。”
“啊?哦……哦。”
卡米尔看了看前方的几人,不知道是应该开心还是无奈,只能小跑几步跟上。

跟着三人到各个教室和组合招新的考核现场逛了一圈,收获了各种惊讶问候和挑衅,以及金的又一遍“卡米尔,Pirates真的好帅啊!”之后,卡米尔充分地认识到了自己大哥,以及Pirates这个组合在这里的受关注度,以及曾经听见那位学姐对金说的“三年级的雷狮……那可是一个不得了的人呢。”意味着什么。
卡米尔和以往一样从帽檐下看看雷狮,开始思索起将来的校园生活中他要怎么摆正一个能使对方安心的“雷狮弟弟”身份。
正想着,就听佩利问了一句:“老大,今天不用去找安迷修麻烦吗?”
卡米尔抬头。
雷狮先是看了看一脸雀跃的佩利,又转向卡米尔。
卡米尔眨了眨眼睛。
雷狮一挑眉:“走吧,去弓道部砸场子。”

卡米尔听雷狮念叨了两年的“烦死人的安迷修”,这回终于有机会一睹尊容,突然就生出一小缕好奇来。
说是念叨,雷狮也不会和卡米尔说太多他的烦心事,卡米尔只是隐约知道一年前在这所凹凸学院里发生了一件大事,也就是那件事让一直以来互相看不惯的雷狮和安迷修彻底对立。
那段时间,雷狮在家里时常突然爆粗口。但终究,卡米尔也没见到他准备做什么实质性的报复行为。卡米尔一度觉得费解,同时也加深了对那个安迷修的好奇。
后来他想想,那或许是因为安迷修做了什么正确的事,却损害了雷狮的利益的缘故吧。
进了凹凸学院后,从各种人哪里听来的优异的学生会长,铁面无私的暴政执行者,还是创作型音乐天才……哪一个又都不像雷狮口中的那个他。
安迷修……大哥的“宿敌”,在我眼中会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弓道部冷冷清清。雷狮带着一帮子各怀异心的人迈步进去的时候,不知道为何在弓道场还穿着组合制服,靠在墙上闭目养神的少年不慌不忙地睁开眼,像是知道会遇见这一遭一般,叹了口气刚想说什么,就因为看见卡米尔这个陌生的来访者而愣住了。
而卡米尔对于安迷修其人的初次见面,最深刻的感受是——他为什么这么帅?


-tbc

写了好长好长才写到安哥出场(
卡米尔你要知道和金成为了前后桌你的校园生活是没有办法平静的,不如谈个恋爱吧(??)

评论
热度(27)

© 妄想君懿 | Powered by LOFTER